您的位置:首页 > 报道 >

比特大陆政变疑云,吴忌寒坐不住了?

2020-05-04 14:08:47 来源:新浪财经

来源:银杏财经

4月28日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下达了一份《行政复议决定书》,撤销了针对比特大陆法人变更的一项行政行为。北京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先在2019年10月28日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,又在2020年1月2日,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。目前,这两个法人变更行为都已被海淀区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撤销。

2019年10月28日,吴忌寒变更了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北京比特)的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。该职务原本一直由比特大陆第一大股东詹克团担任。詹克团的公开信说,这次法人变更是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,他也是从媒体上看到自己的法人被变更,并被公司解雇的事情。

为了优化营商环境,市场监督管理局(原工商局)对企业注册、法人变更等事项的流程做了极大简化,根据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规定:变更法人的时候新老法人签字都可生效,也就是说,不需要原法人签字就可以进行法人变更。吴忌寒正是钻了这么个政策空隙,暴力取得了北京比特大陆的法人资格。为此,詹克团向海淀区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复议。行政复议是针对政府行政行为可以采取的一种法律救济方式。

2020年1月2日,比特大陆内部出现了一次巨变。据《界面》采访报道,比特大陆原计划做人员调整,公司大力发展的AI业务会被优化。但1月2日,裁员名单突然发生巨大变化,受访者用“天翻地覆“来形容这种前后反差。

原文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原来仅仅‘优化’的程度,变成了AI业务线几乎全线裁员。AI产品的交付团队裁掉八成多,销售团队几乎全军覆没,解决方案团队则全部被裁掉。至于裁员规模如此之大的原因,公司没有给出具体解释”。

在詹克团掌控比特大陆时,定下了AI业务为矿机之外的发展方向,吴忌寒上台后虽然也宣称要继续发展AI,但如今看来是要食言了。事实上,不少币圈人士甚至认为,如果吴忌寒继续领导比特大陆,这家芯片公司将变为金融公司,比特大陆将很快失去芯片和产品技术优势。

也是在1月2日,吴忌寒卸任北京比特法人职务,由刘路遥担任。当时,外部有人猜测吴忌寒或许是要跑路,但他很快解释说这是一次正常的职务变动。现在来看,这个变更是为了阻止詹克团有可能获胜的行政复议决定的执行。看来,吴忌寒阵营中或许确实有高人存在,对钻营政策漏洞十分在行。

比特大陆一位资深员工说:“吴忌寒的这个行为是真不道义,他把心思用歪了,没有把心思用在企业发展上面,而是用在了陷害合伙人上面!”吴忌寒夺权的第一个月,为了收买人心,全员加薪30%,第二个月却立即陷入经营困难,于是又裁员过半。被裁掉的员工说,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估计再不会遇到这样的神奇遭遇了。这次裁员也让很多人看明白了:吴忌寒不是一个能够把比特大陆经营好的人。

2020年1月31日,海淀区做出行政复议决定,撤销10月28日变更法人为吴忌寒的登记行为。而此时北京比特大陆的法人已经被登记为刘路遥了,撤销吴忌寒法人的执行出现了技术上的障碍,詹克团想恢复10月28日前的法人身份,又需要撤销刘路遥的变更登记。不得已,詹克团只好提出了第二次行政复议。

打个比方,吴忌寒在2019年10月28日的夺权,是一层空中楼阁;在得知“危房”即将被拆除后,吴忌寒又在2020年1月2日将法人变更为刘路遥,相当于建了第二层空中楼阁,“拆除手续”就得重新走流程。

然而,空中楼阁终究没有事实基础。2020年4月28日,海淀区再次下达复议决定书,撤销刘路遥法定代表人身份:两次变更登记行为均被撤销,北京比特大陆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状态应恢复至2019年10月28日之前。

对此,吴忌寒发布声明称:詹克团无视公司利益,反复提起行政复议及其他诉讼,恶意干扰公司的正常运营。笔者对这个声明做一个通俗的解读:甲违规抢夺了乙的物品,还不许乙申请司法介入,否则就是不顾大局、恶意干扰,这是要影响甲的心情和利益。

连提起行政诉讼都谴责,确实匪夷所思。捅刀施暴的一方,居然还谴责受害的一方向法律寻求正义和保护。这几乎是等同于“被犯罪分子伤害后,受害人不准找警察,也不能打官司,否则就是伤害犯罪分子的心情和利益”的荒谬言论。

《行政复议决定书》否定了吴忌寒在2019年10月28日及之后,通过变更法人来夺权北京比特控制权的行为。在决定书下达后两天内,吴忌寒密集地对外发声,其中透露出了他的紧张与不安,这或许反倒能印证事态正在脱离吴忌寒的掌控。

比特大陆是一家VIE架构的公司,开曼比特大陆是真正的持股平台公司。吴忌寒夺权必须在境内外同时展开,他在开曼比特大陆又做了什么呢?

开曼比特大陆董事会由四个人构成:詹克团、吴忌寒、葛越晟、刘路遥。葛越晟是早年起追随吴忌寒的一位实习生,两人曾供职于同一家投行,其家人是比特大陆的发起股东之一;刘路遥是吴忌寒的高中和大学同学,由吴忌寒邀请加入比特大陆任CFO,负责公司上市。

从董事会的构成,就能看出詹克团对吴忌寒是完全信任的,甚至可以说当时的詹克团完全是一种不设防的状态。事实上,外界也普遍认为两人似乎没什么矛盾,在吴忌寒夺权前不久的2019年10月中旬,他们还共同出席了在德国召开的矿工大会。

经证实,两人当时相谈甚欢,还一起喝了酒。这也导致很多员工不能理解,为什么半个月后吴忌寒会突然递出“刀子”?据比特大陆员工透露,“寒总可能是被刘路遥怂恿或者洗脑了”。据悉,詹克团在2019年10月为比特大陆物色了一位新的CFO人选,并准备发出offer。

说回吴忌寒在境外的动作,他依旧是将规则当做武器。利用埋伏在公司章程中的漏洞,“三人达成一致即可撤销第四人的董事职务”,吴忌寒将詹克团赶出了董事会。

公司真正的所有权属于股东。比特大陆的香港招股书显示,詹克团和吴忌寒持有具备10倍投票权的B股,其余股东均为一股一票的A股。詹克团即掌控了开曼比特大陆36%的股权、59.6%的投票权,吴忌寒掌握了20%的股权、30%的投票权。也就说,詹克团拥有过半的投票权,可以一票决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。

然而,吴忌寒却通过修改开曼比特大陆章程的手段,取消了B类股的10倍投票权。在开曼层面,吴忌寒也正面对着詹克团提起的诉讼,起诉吴忌寒在未召开股东大会的情况下,修改了公司章程。

据知情人士爆料,为了结束这场闹剧,在境外,詹克团或许有两种策略可选。

其一,继续走法院流程,恢复自己的10倍投票权。知情人士透露,这个官司吴忌寒肯定会输,因为没有召开有效股东大会,这是一个非常确定的事实。

其二,先按目前一股一票的规则夺回主导。詹克团有36%的股权,他只需要争取一部分(15%)中间股东,即可完成51%控股夺回公司决策权。

比特大陆公司股权分布如下:

一个有趣的点在于:即使按一股一票的方式计票,吴忌寒对抗詹克团的最大依仗也是员工期权池,而据知情人士透露,设立该期权池的股权是由詹克团一人承担的。并且根据詹克团和吴忌寒早期的约定,詹克团划出10%的股权作期权即可,他却大度地划出了20%的期权池用于激励员工。如今,这一举动反倒是削弱了自己,武装了对手。

总体来看,在局势越发明朗的过程中,博弈的主动权也正悄然向詹克团转移。这场斗争的法律结果,已经可以基本确定,吴忌寒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。这样拖时间,对于比特大陆而言是真实的悲剧,对吴忌寒本人也未必有利。纵观历史,商业斗争几乎都是靠谈判来结束的,然而吴忌寒手中可供谈判的筹码只会越拖越少。

更可怕的是,吴忌寒夺权至今已有半年,他与詹克团的斗争还尚未落下帷幕,如今,又有另外一个北大的企业家重演抢公章夺权的事件了。

身处历史长河中的我们,一举一动都有机会听到回响。不单是企业家或KOL,活在当下这商业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应该思考:公司治理难道真要像“街头流氓打架,比谁不要脸”吗?

或许,一个坏典型的存在往往不仅能拖累群体的名声,还能从群体中激励出更多的坏典型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参与评论